博电竞

Banner图片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首页动态 >

桃李面包严重依赖华北市场 中报光鲜却信心不足

作者:博电竞 2021-01-08 20:27 浏览次数:

  ,其他地区销售不佳;二是实控人家族在股价创出历史新高后疯狂套现,似有高位收割之嫌。

  作为一家发家于东北市场的公司,其主营业务一直比较集中。招股说明书显示,上市前,桃李面包先后在12个中心城市建立了零售终端厂。

  从城市分布来看,这12个中心城市有一半都来自于东北。其中,沈阳、大连、长春、哈尔滨等是重点布局城市。

  然而,6年时间过去了,《金融投资报》记者发现,这家以东北市场起家的桃李面包,依然摆脱不了盈利方式单一,严重依赖华北市场的“尴尬”。

  2020年中报显示,以沈阳桃李为代表的子公司取得到了44379.33万元的主营收入和9288.14万元的营业利润,分别占到当期主营收入和营业利润的16%和22%。

  数据显示,2018年上海桃李亏损123.94万元,2019年亏损扩大至1268.82万元。而到了今年上半年,在桃李面包整体业绩出现双增长的背景下,依然亏损440.34万元。

  除此之外,华中和华南市场表现也不尽人如意。中报显示,武汉桃李亏损230.62万元、江苏桃李亏损408.94万元,深圳桃李亏损204.49万元。

  对于这些亏损的子公司,行业人士认为,作为战略上的布局,这些子公司似乎必须存在,如此才能显示公司的全国性。而一直亏损,则说明桃李面包真的不太适合上述地区。

  《金融投资报》记者了解到,在桃李面包的经销策略中,主要是线下超市代理销售。在家乐福或人人乐等超市,都会发现桃李面包的身影。但很多时候都是打折销售,比如9.9元任选两袋。

  这些超市在代理桃李面包的同时,其本身也会卖自己烘焙的蛋糕。因此,从某种程度上说,两者形成竞争关系!或许,这也是桃李经常在超市打折销售的根本原因。

  此外,在华中、华南地区,还有如面包新语、克里斯汀等同行的竞争。对于此,有行业人士,在短期之内,桃李面包是很难扭转子公司亏损的这一局面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2014年的招股说明书中,公司募资后计划用1.2亿元投资石家庄桃李面包系列产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。但从目前的销售数据来看,这一项目似乎有点“背锅”。

  数据显示,2013年,石家庄桃李实现的净利润为764.20万元,但到了今年,这一指标仅为1388.24万元。

  算下来,桃李面包准备花重金建设的石家庄子公司,每一年净利润增长平均仅有100多万。不少行业人士质疑:这样的收入增长,还有必要投资建厂吗?建成后,会不会产能过剩?

  资料显示,吴志刚原是一位教师,在丹东丝绸一场子弟学校教书,后来去了丹东丝绸工业学校,这一去就干到了60岁退休。

  1995年,刚退休不久的吴志刚,因为不安于平淡的退休生活,想找些事情做。没想到,这一做竟然成了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,而且还财富上百亿。

  福布斯财富榜显示,2017年吴志刚就以148.3亿元的财富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,排名第139位。彼时,桃李面包上市仅3年。

  2018年,吴志刚坐拥的资产达190亿元。到了2020年,这一数额飙升为217亿元,国内排名第125位。

  数据显示,创始人吴志刚减持最多,仅今年半年时间减持了1060万股,减持比例为12.93%。而公司高管的亲戚盛龙也大肆出手,减持80.20万股,比例为4.58%。

  按照减持公告来统计,桃李面包的实控人吴氏家族等人合计套现金额达到了24.02亿元。

  其中有个细节值得注意,桃李面包在2015年12月底上市,2018年12月底原始股东3年解禁期满后,吴志刚家族就蠢蠢欲动。

  解禁5天后,桃李面包就发布减持公告,时任董事长吴志刚和一致行动人盛利、盛雅萍计划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股份数量合计不超过941万股,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%。由此来看,其套现落袋之心。

  对于实控人家族的疯狂套现,有业内人士表示,吴志刚家族控股比例较高,达到79%,可以说是典型的家族企业。因此,减持起来也比较大胆。

  不过,面对吴志刚家族在资本市场中超24亿元的套现,也有财务人士感到不安。

  该人士认为,如此套现,不排除公司实控人家族对桃李面包信心的不足。一方面,在2019年下半年,桃李面包曾出现业绩放缓,收到交易所的工作函,要求公司就业绩增速放缓、经销商等问题作出解释。

  另一方面,尽管今年上半年桃李面包在疫情之下业绩回暖,但华中、华南地区依然亏损。试问,一旦公司出现如2019年下半年的情况,那么下一次桃李面包还能再抬起头吗?


博电竞